萬書網 > 其他小說 > 最強主母 > 正文 第083:章:大結局
    蘇晚聽完相思的話,兀自哀嘆,嘴角的笑容帶著絲絲的苦澀,這就是上蒼捉弄人吧!看著天色已晚,越冰璃和太后還沒回來,她這根本坐不住。

    掀開被子,作勢要下床,相思立馬誒一聲:“干嘛呢?說好不許下床,怎么又不安分了。乖,躺回去!”

    蘇晚搖頭嘆息,拿了披風披在自己的肩上,抱過家寶,輕輕地搖晃著他的小身體:“家寶,父親有事,我們要不要去看看!

    小家寶揮了揮手,咯咯的笑出聲,蘇晚抬眸看著相思,她聳聳肩,“我就知道你的鬼主意最多,想要怎么樣,就怎么樣吧!哎……”

    蘇晚輕點過相思的鼻間,嘴角的笑容帶著滿足。

    與此同時。

    宗人府的大堂之上。

    太后靜靜的坐在一側的椅子上,越冰璃傲然立于大堂之上,宗人府的劉大人一拍驚堂木,“下跪何人?”

    “民婦楊劉氏,前來作證。民婦曾親眼看到秦家小姐桑芷姑娘與一名男子有染,而且夜里經常相會,之后沒多久大了肚子,家里人不允許她留下來敗壞名聲,就趕了她出去!

    劉大人聽后,瞪大了雙眼看著老婦人,“你可確定?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么你又有什么證據可以說明當朝越王是桑芷姑娘的親生子?而非太后娘娘的兒子?”

    “看桑芷姑娘對王爺的態度及王爺對桑芷姑娘的態度就可以明白。一個養子,一個養母,能有多大的感情?墒峭鯛斔坪跆厍榱x……”老婦人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靜立于大掌,好整以暇的越冰璃,喃喃道。

    太后聞得這里,手重重地擊在案幾上,“哀家的親生子,居然是你這個民婦可以質疑的?若是你覺得命活得太久了,大可繼續胡編亂造!

    越冰璃看著太后的反應如此之大,眉微擰,對于這件事,他自己知道多少?他都不清楚,憑著一方玉,不家胎記就認為他是王爺?

    當時他上朝堂不過是因為養母……

    現在卻……

    就在大堂一片詭異的寂靜之時,外面的侍衛高呼:“西郡主越王妃到!”

    越冰璃和太后的臉色微寒,大風雪的天,這個樓晚最后還是這么的不聽話,居然跑到了宗人府來。越冰璃不顧開發的上前接住蘇晚,輕斥:“為什么突然來這里?”

    “有些事情要向宗人府劉大人說清楚。這件案子查了這么久,劉大人似乎一直在找王爺不是先皇親子的證據,卻怎么沒有想過去證明他是先皇親子。我說得對嗎?劉大人……”蘇晚拍了拍越冰璃的柔荑,與他一起走到大堂之上,姿態孤傲。簡直就是驚人為天人……

    這位劉大人早聞蘇晚是出了名的難搞,挺著一個大肚子能出使西,還能得到一品貴妃的稱呼,位分僅低于皇后之下,其手段絕對不可小瞧;炭值淖呱锨,半屈身,“王妃娘娘這話嚴重了,下官一心一意的為朝廷辦事。王爺是不是皇家的人,與下官的關系不大,下官怎么會故意掩蓋一些事了!

    “是嗎?那么本王妃所說的話,劉大人會采納吧!早在古時代就有滴血驗親的說法,如果是母子,那么就可融在一起,如果不是,就分散成兩團。本王妃現場可以給劉大人演示!闭f話間,擊掌,相思立馬拿了一個清瓷碗過來,里面盛著清水。

    她麻利的扎破了手指滴在水中,又抓過劉大人的手劃破,滴了鮮血在水中,兩團血在水中輕晃了兩下,劉大人吃痛的觀看著那樣的畫面。

    然……

    最后……

    居然真的沒有融在一起。

    劉大人臉色微白,卻又馬上說道:“這只是巧合,在映雪國的例子上,這個沒有記錄,所以準與不準,還有待研究吧!”

    蘇晚聽后,表面平靜,眼底里卻是無法掩飾的冰冷,倏爾說道:“那么讓我劉大人與你的親生女兒來試試吧!看看到底是不是巧合。映雪國沒記載的,不代表不準。而且史書早有記載……”

    劉大人頓時面如豬肝色,看著太后及越冰璃的臉色,兩人雖然未出聲,但是神情說明了一切。這兩個朝中的大人物,他哪得罪得起。思索了半響,頷首……

    劉大人的嫡小姐從前面走進來,在看到自家女兒的時候,他才完全的明白,這一切早就安排好了吧!看來他是無能為力!

    兩滴血滴進去,果然不出蘇晚的所料,融在一起。

    最后取了太后與越冰璃的血,果然整合在一起。蘇晚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古代居然這么的落后,早在電視上寫爛過的情節,居然沒有出現過!

    好吧……

    她就是撿了一個大便宜,又得瑟了一把。

    越冰璃真假皇子一案,告一段落。京中卻不安分起來,皇宮中更是一片凌亂,兩極分化越來越明顯,官官斗爭得越發囂張。

    蘇晚每每聽著那些斗爭,嘴角的笑容卻仍舊那么的平靜,好像一切都在意料之中。越冰璃近期極少為王府,大多時候都在外面操勞。

    在半個月后,歸來之時。

    推開門,一個肉滾滾的小子滾到他的身邊,仰著特別粉嫩的臉頰,大喊:“父王!你終于回來了!”

    越冰璃驚悚的退后一步,睨過面前的小子,擺手道:“誰是你父王,本王的兒子還在襁褓之中,哪來你這么大一個我!

    “父王,你這個沒有良心的,難怪娘親說要休掉你。你幾日不回王府,連自家的兒子都不認識了,我是家寶呀!我出生已經二十天了!而且我是穿二……”后面的“代”字,根本沒有說出來,因為娘親說,這個不能對外說,他要乖乖的。

    越冰璃怔忡在原地,盯著那粉嫩嫩的臉蛋看了又看,最后不淡定的一聲咆哮:“誰來告訴本王,這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為什么家寶突然之間變得這么大?”

    他第一次有種在做夢的感覺,是吧!一定是做夢,一個嬰兒出生,怎么可能在二十天之類長到三歲這么大!絕對沒有可能……

    胡一匆匆忙忙的從后院趕過來,抱起家寶的小身體,笑瞇瞇道:“王爺,這真的是小世子。這幾日我們都看著這家伙長大的,原夫人還專門去查過,聽說是什么靈子降臨!

    越冰璃看著胡一,再看了看走過來的相思,還有蘇晚,最后問:“玩夠了哦?”

    家寶一聽這話不高興了,從胡一的身體里蹦噠下來,從身后掏出一把金算盤,抖兩下,義正言詞道:“父王,看在你的王爺的份上,我給你打個折。折后的賠損一共是兩千兩,這是你未盡到為父責任的賠償,還有一份你對我表示懷疑的精神補償!

    蘇晚這一聽,完全的目瞪口呆了,這貨穿越了嗎?為什么會說出這么深奧的

    話來?

    越冰璃根本沒有聽懂,這個寶貝在說些什么,只知道開口就要了銀子。頭疼的拍了拍腦門,最后回到書苑。蘇晚上前拉住家寶的小手:“乖,別瞎折騰了。好好的在家里玩,下了雪,外面凍。懂嗎?”

    “娘親,父王不喜歡你,我給你重新找個相公吧?你瞧瞧,他那德形。什么跟什么?天上掉下來這么大個兒子,居然不認貨……”家寶搖頭嘆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蘇晚輕點他的眉心,“瞎說什么呢?乖乖的回去玩,我去找父王。明白嗎?”

    家寶遲疑的哦一聲,牽過相思的手回到臥廂去,看著蘇晚離開的背影,兀自嘆息。哎……這女人呀,就是一種奇怪的東西。他未出生之前,這個蘇晚是誰的賬都不買。他這才消失半個月,尼瑪!居然愛上這貨了,還到這種程度。大抵一起經歷了不少的風雨,自然也就有了濃厚的感情。

    走到書苑。

    蘇晚只看到越冰璃著急的書架上找著什么書籍,臉上一面著急。蘇晚輕聲的打斷他的思路,“怎么呢?外面的事情還沒處理好?這天下要亂了嗎?”

    越冰璃看著蘇晚,緊握柔荑:“我把你送到離島去住幾日吧!近日京都都不安生,我害怕連累到你!

    “這什么話?就因為害怕連累我,連兒子都不認了。記得連兒子都不認了。記得我們之前的話嗎?還記得阿只嗎?其實他就是我們的兒子,所以會長得這么快,而且說話驚人……不要奇怪。這或許是上天給我們的福氣!

    越冰璃頷首,“我知道,我能接受阿只的事。家寶的事,我怎么會接受不了。母后知道嗎?還有二娘,他們不會被嚇到了吧?”

    “姨娘不是說什么靈子降臨嗎?老人家都信了,而且家寶這么的討人歡心,怎么會哄不到她們呢?夫君,你有什么計劃,告訴我,好不好?”

    越冰璃抿唇,擁住蘇晚的身體:“我會保護你一生一世,自然這些事,你不用瞎操心!

    蘇晚沒有反駁,是的!她應該徹底的做一回小女人,她將玉笛將到越冰璃的手上,“有的事情不經意,我就發現了。事情之后,我需要一個合理的解釋。這東西你拿著,還有暗夜門的門令!

    越冰璃遲疑了一下,接過暗夜門的門令,“你是暗夜門門主這事,我一早就知曉。對于我的事,很抱歉……”

    “沒有什么好抱歉的……忙碌你應該忙碌的事,我們等你……”

    “好……”

    那一日,越冰璃傍晚又離開了王府,幾日未歸,就在次日,樓家卻傳來震驚人心的消息,樓蒼澤去了,在深冬的夜去的……

    蘇晚沒有多看一眼,只是按禮節出席了葬禮,送了那位名義上的父親上山。她給的藥,本來就堅持不了多久。郁氏下手有多狠,他想必比她清楚,也早就料到這一天吧!

    半個月之后。

    寒冬大雪飄飄,整個京都一片混亂,當朝丞相大人鳳煜突然暴斃,身邊幕僚起義,帶著死已殺手及暗夜門的殺手,靈宮高手及七將軍手中大批的軍隊攻入京都,直闖入皇宮。

    那是越冰璃此生做下最大的決定……

    從錦素被辱,蘇晚被威脅開始,籌備這場奪宮之戰,好久好久……

    寒風冷冽。

    鮮紅的血染遍了白雪,越冰璃一身鎧甲奔進乾清殿,高揚長劍,對準越玄燼的脖子,冷然一笑:“一生中,我讓你多少,忍多少……可是你二再,再二三的挑釁我的耐心。我的女人,誰不能染指,包括皇兄在內!”

    “哈哈……朕早已料到有今天,有蘇晚這等聰慧的女子,你怎么會安分這么久。絕對不可能……但是令朕傷心的是,你居然是玉無痕!枉朕把你當作知己,心腹……你卻在最后給朕致命一擊!”他以為他已經夠卑劣,最后才發現,原來最卑劣的是這位看似無害的皇弟。

    “如果沒有晚晚,你不那么得寸進尺,我想永遠都不會有今天。今天既然來了,那么我自然不會手下留情,皇兄,給你一個選擇!痹奖дf罷,重重地拋下長劍。

    越玄燼看著那把長劍,嘴角的笑容一片凄然。

    在這里。

    乾清殿的大門被人推開,樓妍奔進來,痛苦的驚呼:“王爺,我求求你,讓我代替越玄燼死,好不好?他不是一個好皇兄,但是你給他機會做一個好父親,好嗎?”

    越冰璃和越玄燼聞得,都有些震驚。沒有想到在這會兒,樓妍突然懷上孩子。

    越玄燼半生癡迷蘇晚,卻沒有想到,那個他曾經利用的女子,讓人厭惡的女子,如此深愛著自己。在后宮,有幾人對自己的情是真的?

    包括曾經單純的鳳云兒,如今也不再單純,為保自己,站在了蘇晚那一邊。

    越玄燼的手緊握長劍,突然重重的推開樓妍的身體,狂妄的冷笑:“樓妍,你真以為你配得上朕嗎?配不了……你不過是一個替代品,想替我死,你都沒有資格……滾……立馬滾出我的視線……”

    樓妍含淚搖頭:“皇上,不要……為什么在這一刻,你還要如此的無情,難道你真的連正眼也不給一個給臣妾嗎?”

    “滾……”說罷,揚劍狠狠地抹過自己的脖子。

    鮮紅的血噴出……

    灑了樓妍全身,她怔忡的站在原地,雙目瞪大的看著。

    最后撕心裂肺的撲到越玄燼的身邊,任那種痛苦的感覺無數倍的放大。

    “皇上……”

    越冰璃沉重的閉上雙眼,最后披著鎧甲,邁著沉重的步子走到翊坤宮,接走了太后。

    然而,回到王府之時,推開門,卻是一種異常的冷清。

    不見蘇晚的倩影,也不見家寶的歡笑聲……

    一張紙箋貼在門上,短短幾字。

    “俗語帝王薄情,妾有情。我蘇晚一生孤傲為梅,不能接受與其他的女子分享一個男人。至于什么承諾,我不愿意聽……我只想用時間來證明一切。三年為定,如果這三年,你不娶妻,不立妃。蘇晚自然會帶著孩子回到你的身邊!硗砭瓷!

    越冰璃握長劍的手很用力,仿佛要用內力將其捏碎一般。

    一聲長呼:“蘇晚,我一定會等到你回來的!蘇晚……”

    ……分割線……

    史載。映雪國乾燼

    三年,越王發動政變,登基為皇,封號亦越。越帝后宮空蕩,三年未納一妃,不管百官數次進諫,還是以死相逼,緊持己見,誓不納妃,妻位唯晚。

    吱呀……

    門輕輕地被人推開,一道倩麗的身影倒映在精致的地磚上,躺在榻上,著明黃長袍的越冰璃淡淡的揮了手,“左琰,朕想多休息一會兒。你在外面侯著吧!

    沒有回應聲……

    來人走到榻頭,伸出纖玉般的手指輕輕地按過他的肩,喃喃道:“累了,就要好好的休息,國家天下全在你一人身上,夫君!

    越冰璃聞得熟悉的聲音,驀地睜開雙眼,驚喜的將跟前絕代傾城的女子摟進懷里,“你回來了……”

    “回來了……”

    鼻尖酸酸,那種重逢的喜悅,無以言表!( 最強主母 http://www.joqttw.live/0_214/ 移動版閱讀m.wanshuk.com )
河南快赢481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