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網 > 其他小說 > 寒門小子官路迷途:基層公務員 > 正文 齊大志的婚禮(4)
    結婚時收紅包有很大的講究,特別是對于唐夢詩這樣的家庭來說,有些人你必須得邀請,但紅包不能要,有些人你可以不邀請,但紅包卻能收。瞿芳深諳其中之道,但胡朝霞一竅不通。被瞿芳擋掉的送紅包人,轉而投向胡朝霞,至婚禮結束,胡朝霞拎著的小布袋塞的滿滿。她把兒子齊大志拉到一邊,問道:“大志,這是女方家那邊給的紅包,我們要不要還回去?”

    “當然要還回去,我們拿了作甚!饼R大志一把奪過去,胡朝霞的小拇指還牽著拎帶,依依不舍。

    齊大志把布袋拿給瞿芳,說:“媽,這是來賓送的紅包,還給你!

    瞿芳左右周旋,折騰了一晚上已筋疲力盡,聽到齊大志這么說,奇怪的打開布袋翻看,按理說女方的來賓是不會把紅包送到男方手里的。不看不要緊,一看她的臉都綠了,這些都是她千方百計才退回去的紅包,說盡了好話,道了一萬個謝,到頭來空忙活一場。

    “這都是你收下的?”瞿芳問齊大志。

    “不,我媽收的,她讓我還給你!

    瞿芳快步走到胡朝霞面前,言語中掩飾不住的激動,說:“親家母,這些錢不能收你知不知道,如果你不知道,你應該問問我,城里和鄉下不同,有些規矩你不懂不能裝懂!

    胡朝霞是個烈性子,加上村里的鄉親都在,特別是魯冰的母親姚翠華也在,聽到瞿芳這番奚落的話,立馬暴躁起來,“親家母,話不能這么說,我是鄉下人怎么了,你看不起鄉下人嗎,誰家往上翻幾代不是農村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咱們就事論事,不要扯遠,我是說你做的這件事,給我添了不少麻煩,這些錢本來不應該收,你收了,讓我怎么辦才好?”

    瞿芳的話字字落地鏗鏘響,胡朝霞臉上燒的慌,不還是嫌自己是個農村婦女沒見過世面嗎,她大著嗓門叫道:“我知道你幫過我,是我欠你的,不就幫我弄了個城市戶口嗎,你要是覺得心里不舒服,再把我的戶口弄到農村去不就行了!

    “你給我閉嘴!”瞿芳吼道,布滿血絲的眼睛瞪著齊大志,找了個白眼狼女婿,連他的母親也是吃人不吐骨頭,我是答應幫你弄戶口了,可你也不需要如此張揚,還嫌惹的麻煩不夠多嗎。唐成山勸說著:“算了,大喜的日子,這事回頭再議!

    齊大志也把母親往后拉,說:“媽,你在亂說什么,丟不丟人!

    連兒子的胳膊肘都往外拐,胡朝霞索性撒起潑,“我不丟人,我丟什么人,我兒子娶的是縣長家的女兒,我臉上亮的直冒油。你們不要欺人太甚,大不了我回鄉下去住,還是住自己的房子踏實!

    胡朝霞努力裝出理直氣壯不卑不亢的模樣,面子是天大的事,比命還重要,今天失了面子,還不如去死。她不管不顧的拖著齊愛國朝門口走,齊大志沒有攔她,他的頭疼的要炸。瞿芳一只手摁在太陽穴上,把唐夢詩推到齊大志懷里,說:“今天是你們的新婚之夜,不要管我們!

    唐夢詩輕輕喚了一聲“媽”。

    “走啊!

    齊大志攙著唐夢詩離去,賓客們也漸漸散開,陶立跟武森交代了兩句,獨自走了,留下武森一人坐著等邱月萍,邱月萍連抽了三根煙,起身說道:“小武,戲散了,我們回家吧!

    邱月萍說的是“我們回家吧”,她沒說“送我回家”,武森的心跳的像撥浪鼓。

    路上,兩人閑談,邱月萍問了武森一些家庭情況,當得知他的父親曾是市委副書記時,邱月萍故露驚訝狀,并對武森的政治前途表示堪憂,連說了幾遍“可惜了”。

    “還望邱縣長多多提攜!

    “你好大的魄力,領導夸你幾句,你主動來邀功了是吧。這世上有些東西,你不爭會是你的,你爭了,反倒落到別人口袋里了!

    武森大驚失色,亂了方向,險些撞上前面的車。邱月萍握住武森放在方向盤上的手,淡淡的說:“別慌,過橋時看腳下,走路時看前方,磕了碰了再爬起來,有人給你指著路呢!

    武森點頭稱“是”,可他沒理解透邱月萍的意思,她抓著我的手暗示什么,接下來我該怎么做,是把她保養如17歲的嫩手含在掌心里,還是當作沒有看見。人生的機會,有時只有一次,不抓住便會迅速流逝,武森想著、掙扎著、憧憬著,反過手背,將邱月萍的小手緊緊包圍住,放在自己的膝蓋處,如戀人們常用的開車姿勢。

    沒想到的是,邱月萍憤怒的說了聲:“放肆!”( 寒門小子官路迷途:基層公務員 http://www.joqttw.live/0_651/ 移動版閱讀m.wanshuk.com )
河南快赢481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