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網 > 其他小說 > 云海仙蹤 > 正文 第二百章六十四章 生機
    南邊城樓金鐘狂震,吶喊如雷,數十道劍光破空沖起,青城“飛劍門”的道士已率先沖入了紫薇宮。[網 &lt;a href=&quot;<a href="http://&quot;" target="_blank">http://&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lt;/a&gt;]接著又有數以百計的僧道躍過城墻,踏著殿角屋脊極速飛掠,四面八方朝大殿沖來。

    魔門群雄想不到他們來得如此之快,想要起身抵擋,卻渾身僵痹,手指也曲攏不得,只聽“咻咻”銳響,鮮血,慘叫迭起,剎那間便有數十人被飛劍奪走了首級。

    眾僧道似乎也沒料到這么容易得手,反倒有些不知如何應對,紛紛叫道:“提防有詐”“小心埋伏”一邊繼續足不點地朝山頂疾掠,一邊御使兵器,朝下方橫七豎八的人群激嘯飛射。

    許仙又驚又怒,雖知魔門中大多窮兇極惡之徒,死不足惜,但他孤注一擲,為的就是當上魔門天帝,鏟滅這些假仁假義的道佛各派,報仇雪恨。若讓這些賊禿惡道得逞,他又何來羽翼,化作扶搖萬里、焚天卷地的烈火大鵬?

    此時除了王重陽和李師師,不夜城里能動彈的就只剩下了數百名侍婢與倀尸了。那些侍婢武功平平,面對著這數以千計的不速之客,早已嚇得面無人色,癱軟在地。倀尸們則茫然無措地提著燈籠,騎著龍鲼漫天盤旋,不知何去何

    許仙念頭飛轉,高聲叫道:“王重陽,煉天石圖,全在那新娘子身上,千萬別讓李師師將她奪走了,更不可讓她落入禿驢、牛鼻子的手中”

    道佛各派聽得“煉天石圖”四字,無不哄然大嘩,抬頭望去,只見一個白衣女子提著鳳冠霞帔的新娘子凌空飛掠,身后追著一個少年,更無遲疑,紛紛御風轉向,朝三人沖去。

    許仙忍痛運轉真氣,躍到展子夜身邊,見他仍有微弱呼吸,松了口氣,抵掌護住他心脈,沉聲喝道:“展城主,現在能扭轉乾坤的,就只有你了。 你若不想讓光明之城三百年的圣火毀于一旦,就快將‘尸涎之毒,的解藥和駕馭倀尸的法門告訴我,我定幫你殺了李師師,為你姑姑和父母報仇洗冤”

    展子夜微微睜開雙眼,就像幽暗的深井里躥起兩簇鬼火,燃燒著悲怒、哀慟、絕望、仇恨……種種神色,又倏然黯淡了下去,搖了搖頭,斷斷續續地道:“我是騙……騙你們的,你們中的,不是……不是尸涎,而是‘寒心酥……酥骨丹,,十二時辰后自會……消散,無需……無需解藥……”

    許仙心中一沉,未中“尸涎之毒”固然是幸事,但就此刻而言,卻是十足的噩耗。既然無藥可解,就只能眼睜睜束手待斃了,別說十二個時辰,能否活過一時半刻都未可知。

    展子夜顫抖著從懷里掏出一卷羊皮紙,道:“駕馭倀尸龍……鲼的法門,全在……全在這里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紫薇宮底有……有秘道,可通向山腹地……宮,那兒泊了十二艘大……大船。秘道機關,就在……就在城樓金鐘內……”

    羊皮紙上密密麻麻寫了許多奇怪的文字,有如天書,許仙精通音律,一眼辨出是記載樂曲的“減字譜”,心下大喜。轉頭望向城樓,站在金鐘兩側的倀尸已被青城道士斬殺。此時已無路可走,縱有千難萬阻,也不得不登這條險途了!

    展子夜聲如蚊吟,越來越低:“不夜城三百年的光輝,不能……不能滅在展某手里。你……你要對天發誓,殺了敖青青和李師師,為我展家……報仇洗冤說到最后一句時,慘白的臉漲紅如紫,也不知哪來的力氣,右手突然緊緊握住許仙手腕,有如鐵箍。[網 &lt;a href=&quot;<a href="http://&quot;" target="_blank">http://&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lt;/a&gt;]

    不等回答,空中傳來李師師銀鈴般的笑聲,慘叫迭起,十幾個道士、僧人急墜而落。

    那妖女挾持著小青,去勢如電,轉瞬間已穿透重圍,躍上了一只龍鲼的頭頂,接著又取出一支腿骨鑿成的短笛,嗚嗚吹響。笛聲激越,凄厲破云,聽得眾人寒毛盡乍。

    “百鬼夜哭”展子夜驚怒憤恨地瞪大雙眼,似是想不出為何她竟會吹這首曲子,待要說話,渾身一顫,神色僵凝,再也不能動彈了。

    漫天龍鲼發出凄烈恐怖的尖叫,沖天亂舞。倀尸們則紛紛凌空抄掠,嚎哭著撲向四面八方涌來的僧道。一時間刀光劍影,血肉橫飛,道佛各派反倒被殺了個措手不及,慌不迭地朝后飛退。

    許仙大凜,看來這妖女先下手為強,搶著將這些僵鬼收為己用了。生死成敗,在此一舉。只有利用天地造化、五雷之力,將自身真氣激化至最大,才能奪回一絲轉機。

    當下更不遲疑,攥緊那羊皮紙,凝神聚氣,疾念“神霄五雷訣”,“意如混沌,氣似太虛,煉氣化神,煉神化道,三關三田,水火坎離,奇經八脈,息息歸根……”

    丹田內的混沌真氣越轉越快,仿佛一個巨大的渦輪,掀著他一寸寸離起飛起。他越轉越快,迅速進入了天人合一的空冥之境,那火燒火燎的劇痛也漸漸感覺不到了,真氣狂濤駭浪似的席卷全身,直沖泥丸宮。

    上空黑云滾滾,漩渦似的繞著他的頭頂轉動,越來越快。念到“玄竅元始,無孔之笛,風火云雷,五氣聚頂”時,云層里突然亮起數百道刺眼的閃電,如金蛇亂舞,雷聲狂奏。

    驚呼聲中,漫天霹靂匯成一道金光,穿過大殿,轟然撞入他的頭頂。

    他渾身猛然收緊,丹田、玄竅、脊柱、泥丸宮……豁然貫通,從上到下、從里到外,每一寸肌膚、每一處骨肉、每一條脈,瞬間層層迭爆,炸散成萬千碎片,然后又滾滾熔合,化為了狂猛無比、焚滅一切的烈焰。

    “我心宇宙,萬象無極,天地兩儀,五雷合一”

    許仙猛地仰起頭,縱聲嘯吼,體內那烈焰般的真如巖漿噴薄,“呼”衣裳鼓成球形,絢光四射,就像一道劃裂夜空的彗星,飛旋著直破重云。

    眾人大嘩,自從林靈素被封鎮峨眉后,已有二十年未曾見過這等壯麗恐怖的奇景了就連對這小子最為疑忌厭憎的金兀術、楚柏元等人,心底也不由涌起森然駭懼。

    許仙長嘯不絕,渾身仿佛充盈著無窮無盡的力量,一邊飛旋著朝李師師沖去,一邊高聲喝道:“神門的弟兄們聽好了展城主已將‘尸涎,解藥交給了寡人,想要活命,就對著雷電立誓,聽我號令,絕無二心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是生是死,速速定奪”

    “嘭嘭”連聲,周圍僧道方一靠近,立即被他旋轉的劍凌空撞飛。那奪目的氣浪層層迸爆,像霓霞,像極光,照得天海姹紫嫣紅,光怪陸離。

    魔門群雄又驚又喜,喧嘩如沸,胡三書等人率先叫道:“唯我神帝,天下無敵唯我神帝,天下無敵”漫山遍野很快響起了如潮歡呼,此起彼伏:“我等愿唯神帝馬首是瞻”

    佛門各派認出他就是那日在海上大破“百尺劍塔”的瘸腿小子,無不驚怒交迸,但此刻人人心里都只惦念著“煉天石圖”,無暇與他糾纏,爭相朝李師師包圍沖去。

    笛聲洶洶高上,忽左忽右,數十只龍鲼翻飛狂舞,已分不清李師師究竟身在何處。倀尸們更是如癲似狂,不顧一切地朝眾人猛攻,幾十個道士抵擋不住,被死死咬住咽喉,凄厲慘叫。

    王重陽叫道:“寧姑娘寧姑娘”踏著龍鲼的背脊凌空飛掠,四下轉望,卻見一片紅衣飄然閃動,李師師竟已夾著小青越過東邊城樓,飛入茫茫天海。又驚又急,正待全速追趕,忽聽一人喝道:“小子納命來”

    “當”劍氣如虹,迎面疾劈而來,被他氣刀震蕩,撞起刺眼金光。只見來人皂衣道冠,滿臉絡腮胡子,似曾相識。

    王重陽一怔,道:“是你”認出此人竟是當日蓬萊山上,帶頭反擊王文卿的神霄派大弟子薩守堅。他與眾人掉入“太極之眼”后,理應仍被封在那“鎮妖塔”下,卻不知又是如何逃出蓬萊結界?

    薩守堅沉著臉毫不理會,“唰唰唰”又是接連十幾劍,搶盡先機,迫得他趔趄后退。相別數載,此人修為竟有了驚人進境,真氣雄渾,兼具五行之妙,招式更是凌厲詭譎,防不勝防。

    王重陽忍不住贊了聲“好劍法”指尖連彈,撞開劍鋒,腳尖在龍鲼巨翼一踩,朝后騰空翻掠,繼續朝遠處的李師師追去。

    薩守堅卻似必欲殺他而后快,喝道:“哪里走”飛旋著搶身疾掠,空中電光交匯,猛然劈入頭頂,連著長劍爆射出七丈余長的光焰,如霹靂飛舞,封住了所有去路。

    王重陽純陽之身,心無雜念,所修的先天真可謂至剛至猛,但畢竟誤飲了半杯溶有“寒心酥骨丹”的毒水,雖能強行沖開經脈,聚氣交戰,終究難以發揮出十足的威力,被他這般狂風暴雨似的猛攻,頓感吃緊。

    眼見李師師提著小青漸行漸遠,心焦如焚,什么也顧不得了,驀地大吼一聲,真氣鼓舞,右手閃電似的握住了對方的劍鋒,朝外拔奪,左掌順勢朝薩守堅當頭劈去。( 云海仙蹤 http://www.joqttw.live/0_659/ 移動版閱讀m.wanshuk.com )
河南快赢481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