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網 > 其他小說 > 官路之權色誘惑 > 正文 20.第二十章 站隊
    [第1章第一卷 起點青東]

    第20節第二十章 站隊

    謝小雨走后,秦志強在病房當中呆呆的坐了一個早上。他輕輕的走在病房中,感受著謝小雨身上的那一股芬芳。在這個房間里,有秦志強太多的回憶,雖然時間很短,只有十多天的時間,但是秦志強卻覺得這里的記憶已經填充了他的整個身體。

    秦志強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慢慢的趴在了昨夜謝小雨趟過的地方,他似乎還能感受到謝小雨身上的溫度。

    當天中午,秦志強的身體雖然還沒有完全恢復,但是在秦志強的強烈要求下,他還是堅持著離開了醫院。他不想再待在這里,因為這里有著他太多的回憶。

    秦志強在街上漫無目的的逛著,心里卻總是無意間會閃過謝小雨的身影。不知不覺中,秦志強竟然走到了縣委大樓。

    秦志強抬起頭來看了看墻體已經斑駁的大樓,在已經發出嫩芽的楊樹下,顯得是那么的蒼老?粗M進出出的人,有貧苦的百姓,也有肥頭大耳的官員。有低聲下氣,也有趾高氣昂。

    看到這些,秦志強的心里突然間開闊了起來。

    在越過了門崗之后,秦志強再次踏入了這一棟大樓。上了樓,秦志強直接奔郭朝陽的辦公室而去。

    秦志強并沒有像之前那樣魯莽,相反的客氣了許多。他微笑著敲了敲劉光明的門后,才慢慢的走了進去。

    劉光明抬起頭看了一眼秦志強,眼中雖然沒有了往日的不屑,但是卻充滿了鄙夷。他不耐煩的丟下手中的筆,起身朝著郭朝陽的辦公室而去。

    沒有多大一會,劉光明走了出來。他冰冷的說道:“郭書記在里面等你!”

    秦志強微笑著點了點頭,敲了敲門后,走進了郭朝陽的辦公室。

    這是秦志強第一次進入郭朝陽的辦公室,秦志強走進后,隨意的看了一眼屋中的陳設,便恭敬做了下來。

    此時郭朝陽正低著頭戴著一副眼鏡,仔細的觀看著一份文件。他并沒有理會秦志強,只是時不時的用手中的鋼筆在文件上勾勾畫畫。

    就這樣,秦志強只好將腰桿挺得直直的,雙手放在了兩膝之上,靜靜的等待著郭朝陽批閱文件。

    大約半小時后,郭朝陽才在最后一份文件上洋洋灑灑的簽上了自己的名字,他站起身來撐了撐手,扭了扭腰后,輕輕的放下自己的眼鏡,才露出一副和藹的笑容說道:“小秦,你這是第一次到我的辦公室來吧!”

    雖然郭朝陽的笑容十分和藹,但是秦志強走進了這棟大樓后,就已經明白,表面的東西不過是一種假象,他現在可不敢在隨意的去相信這些官場老油子的表面動作和話語,畢竟在昨天的時候,李光明才剛剛上過了這一課。

    秦志強謙恭的笑了笑,站起身來正準備答話,卻看見郭朝陽剛剛端起水杯,正準備喝水的時候,卻突然間皺了皺眉。秦志強只好將話咽了回去,快步走到了郭朝陽的面前,伸手拿起水杯,從暖瓶中接滿水后,輕輕的放到了郭朝陽的面前。

    郭朝陽滿意的笑了笑,伸出手來向下壓了壓,溫和的說道:“小秦,不要緊張,坐下說!縣委書記也是人,又不是什么才狼虎豹,沒什么了不起的。今天我們就隨便聊聊!”

    秦志強笑著點點頭,謙恭的坐在了沙發上。

    “郭書記,本來我早該來向您匯報匯報工作,可是這段時間您知道,我為咱們青東抹了黑,給您添了麻煩!”

    郭朝陽擺了擺手,笑著扔了一支香煙出來后,緩緩的說道:“小秦啊,你還年輕,還有許多路要走!你要記住,無論做什么事,人民的利益大于一切!小吃街的那件事情,你的做法雖然有些魯莽,但是卻也是為了人民出發。無論結果怎么樣,你的出發點是好的,只是用錯了方法,好在最后挽救及時,那件事你就當它沒有發生過!”

    這些天以來,秦志強雖然沒有接觸到官場中人,但是他卻從不同的地方聽到了很多關于這些天青東官場的事情。

    傳言中說,因為秦志強的這件事情,在第二天的上午,青東縣委就開了一次緊急常務會議。會議的內容無非就是一條,那就是秦志強到底該怎么處理。按照當前青東縣委的格局,郭朝陽書記很明顯屬于弱勢。在整個常委會中,能夠屬于他的只不過只有統戰部長一票?墒瞧婀值氖,本來動議撤換掉秦志強的縣委分管政法和農業的副書記、副縣長李長龍一派是穩操勝券,可以把秦志強一巴掌打死。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郭朝陽拿出了一份筆錄后,原本已經表態的李長龍一派的7個常委紛紛選擇了棄權或者反對,讓郭朝陽第一次感受到掌控常委會的興奮感覺。

    當然這些只是傳言,具體有多少可信,秦志強當時并不清楚。只是現在對照下來,秦志強在想著傳言中的所說,倒是有了幾分相信。

    秦志強站起身來,連忙走了過去,替郭朝陽點著了煙后,一臉慚愧的說道:“郭書記,真是給您添了麻煩了!”

    郭朝陽點著煙,輕輕的吸了一口,吐了一個煙圈后,微笑著說道:“這些都無所謂,誰叫我們都在青東縣工作呢?在說我又是你的上級領導,我不保護你,誰又來保護你呢?你說是不是?下次就別再提這件事了!”

    秦志強點著煙,慢慢的走回了沙發。

    雖然只是短短的幾步,但是秦志強卻覺得像是走了很遠的距離一樣。因為郭朝陽的話已經明顯無誤的向秦志強傳遞了一個信息,那就是在整個青東,現在誰都認為,秦志強是郭朝陽的人。無論秦志強到底是還是不是,反正經過了那一次常委會之后,秦志強的身上已經打上了一個大大的郭字。

    秦志強無奈的笑了笑,好在郭朝陽看不到。

    在秦志強住院期間,雖然秦志強接觸不到官場,但是卻從謝小雨和段青青的談話中,了解了不少的官場規則,雖然這些東西當時秦志強聽來以為只是笑話。但是此刻的秦志強卻已經明白,身在那種家庭的謝小雨和段青青,當時并不是閑聊,而是故意在給自己上課,但是卻怕暴露自己的身份,只能是以玩笑閑聊的方式進行。

    想到這些,秦志強輕輕的笑了笑,總算是明白了謝小雨當時的苦心。

    轉過身,秦志強坐在沙發中,大口大口的吸著香煙,任憑尼古丁將他的思想麻醉。因為現在的秦志強已經沒得選擇,如果此刻還不明確表態的話,到時候不僅青東最大的以副書記李長龍和縣長程為民為首的本地派會毫無保留的打壓自己,就連郭朝陽甚至都會補上兩腳。當然這是秦志強最不愿意見到的結果,而且這樣都還不算,最重要的是讓秦志強在別人眼中變成了一個過河拆橋的人。

    想到這些,秦志強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因為只要他一表態,從今以后,他就是郭朝陽的人?墒侨缃窆栕约涸谇鄸|都還沒有站穩腳跟,這樣的時候站隊,豈不是自尋死路。

    秦志強苦苦的在心里鄙視了郭朝陽一番,這可是趕鴨子上架。反正秦志強在外界的面前已經是書記派的人,站不站隊都是一個樣。

    郭朝陽看著時而皺眉,時而大口吸煙的秦志強,一下子嚴肅了起來,但是他卻并不著急,只是耐心的等待著秦志強最后的決定,雖然他知道

    秦志強最終還是會選擇和他站在一起,但是他很想看看,秦志強到底會以何種方式來向他靠攏。

    過了3分鐘,秦志強的煙吸完了最后一口,他抬起頭來,卻無意間看到了正對著他的一副沒有署名的字畫“天下為公”。

    看完字,秦志強突然間想通了,他默默的在心里說道:“怕個鳥,大不了是個死!最多不行的時候老子不干了,回家種地去!”

    秦志強抬起頭來,眼神清澈的看了郭朝陽一眼,一臉鄭重的緩緩說道:“郭書記,您說得對!我就是您手下的兵!那這件事情以后我再也不提了!”

    如果秦志強是考慮都不考慮便直接答應的話,郭朝陽的心里一定不會很高興。因為對于秦志強這種第一次踏足官場的人來說,他必定會考慮很多才會向一個人遞出的邀請誠然接受。而且郭朝陽也在這個期間知道了當初秦志強和王大明、劉建國的矛盾。

    綜合這些,也算是郭朝陽對秦志強人品的一個小屑驗。當然最終的結果,讓郭朝陽十分滿意。

    郭朝陽點點頭,收起了那一張十分嚴肅的臉,和藹的笑道:“小秦,還有一件事我現在先和你透個底。在你上任那天,因為你和姚金國起了誤會,并沒有妥善解決,反而是大打出手,極大的影響了黨員干部的正面形象。所以在昨天的常委會上,有人將這個問題提了出來。本來這樣的事情無論誰對誰錯,終究都不是個好事!都必須各罰五十大板,可最后經過紀委和組織部的調查,又經過昨天常委會的討論,決定對你不獎不罰,對牛家寨事件只批評教育,不做黨內外處分。當然對你在小吃街事件中的見義勇為也不表彰,算是抵消了吧!不知道你個人有沒有什么意見!”

    秦志強聽到這樣的結果,顯然是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他再次誠懇的感謝了郭朝陽一番,兩人接著又談了一些工作上的要求后,秦志強才離開了郭朝陽的辦公室。

    當然這一次見面,郭朝陽并不僅僅是為了拉秦志強站隊,而是因為郭朝陽想要給秦志強打氣。因為秦志強雖然上任已經有20來天了,但是畢竟只在牛家寨待了不到一天的時間,就回到了青東縣城。而且牛家寨在全青東又是最為貧困,最為復雜的一個鄉鎮,所以郭朝陽不得不提前給秦志強先打上一針預防針。

    最后郭朝陽在臨別之際,不得不叮囑一番,讓秦志強回到牛家寨后,必須認真的摸索,就像是當初救活水泥廠一樣,認真尋找發展的道路。在有了思路之后,在來向他匯報具體的工作思路。

    走出縣委大樓,雖然天空又下起了細雨,但是此刻秦志強的心里卻是晴空萬里。

    |||( 官路之權色誘惑 http://www.joqttw.live/0_669/ 移動版閱讀m.wanshuk.com )
河南快赢481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