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網 > 其他小說 > 七曜 > 正文 第五卷 秦秦國上卿第十六章 談判達成
    看宰父淳叼著煙卷兒一副討價還價的樣子,徐樂也有點拿他沒法子。這大祭酒給徐樂的感覺就像是學校里面關系不錯能開幾句黃腔的中年教授一樣。

    只有那件袖著八道金線的白袍,還有這座充滿了奇幻色彩的帳篷,才提醒徐樂現在是身在東華。而自己正處于穿越以來最混亂,東華各方勢力最初開始展露他們爪牙的時候。

    確切的說,在得知了今天這么多秘辛之后,對于東華各方勢力的訴求,徐樂一點都不關心,也完全不在意。可是偏偏自己在雙鷹關做出了這么一番驚天動地的事情,又正好發生在強趙崛起,就要引發東華巨大變動的前夜!

    難道真如國師所說,每一個破空之人出現,都是應東華劫數而來?

    徐樂最關心的,還是自己這群人的安全,了不起再捏著鼻子背著柳小眉承認,自己也挺關心羅睺七這小丫頭安危的。就是如史烏居史豹史瑤他們幾個,都還要差了一層。

    對于這些東華強大勢力之間的各種風云變幻,各種勾心斗角甚至大打出手的狗血劇,半點攙和的意思都沒有。可是現在各方勢力偏偏盯上了自己,仿佛自己就是戎岐之西東華大局變動的關鍵似的。可是天知道自己哪里想當這個關鍵,恨不得當個縮頭烏龜,誰也不招惹,安安穩穩的找到回家的辦法!

    當欲求當東華小透明而不得的時候,就必須得應酬好各方面勢力。包括這個遠從魏國而來的大祭酒宰父淳。還有現在與宰父淳站在一處的那位國師,他手中的日曜真源碎片。是現在自己做夢都想得到的東西!

    所以什么三句話說服不了自己然后就殺出去之類的狠話,也不過就是自漲氣勢而已。云臺宗現在與羅睺國師連成一氣,不管他們提出什么要求,自己還真的盡力敷衍一番。

    正在徐樂無奈的胡思亂想的時候,宰父淳卻突然神色一肅。

    原來那個很有點書卷氣,很有點好脾氣,還有點世故隨和的形象,突然間。就變成上位者全然的威壓。

    這是在東華大魏掌云臺宗最重要的大梁明堂副大祭酒,一聲號令,能調動近千術者,能驅使上千洗髓之階武者如奴仆,可以調動數萬魏國神霄軍聽己號令,在云臺宗圣山長老聯席會議也有一席之地的東華絕對高端存在的威壓!

    “既然你要我用三句話就說服你,那么我就說三個原因。”

    “第一。你是破空之人的身份,羅睺國師知道,我也知道,所以我們才會一起來秦國這個荒僻地方走一趟。只要你愿意為云臺宗效力,我便不讓云臺宗更多的人知道。這樣你覺得如何?”

    “第二,沒有大魏和我云臺宗助力。哪怕就是你統和了這個殘破已極的秦國的力量,也不會在強趙面前有半點生存下來的機會,難道你就這么急著死?”

    “第三,日曜真源本體之一,在熔京地宮。雖然隨著華翔當年同沉,可我也是殺入熔京地宮的當事人之一。你想找到日曜真源本體。我可以給你一二指點。這個原因,夠不夠分量?”

    徐樂神色不動,看著突然嚴肅下來的宰父淳,針鋒相對的反問:“你怎么知道我是破空之人?”

    這是一個要緊問題,國師知道自己是破空之人,因為他們羅睺經營了這么久的日曜真源煉陣,前華翔后自己都是他們用日曜真源煉陣拉過來的,再加上早早放了一個小間諜羅睺七在自己這幫人身邊,自然連自己在東華這些日子穿什么顏色的內褲都知道。

    可這宰父淳,怎么又知道自己是破空之人?

    再說得深一點,自己這個破空之人的身份,東華如許多的勢力,到底對破空之人是什么樣的個態度?是不是遇見每個氣運逆天的破空之人,都要如十幾年前一樣,糾集五國聯軍,羅睺計都聯手,要殺之而后快?

    宰父淳冷笑一聲:“羅睺從來都是在擺弄他們的大周復國之夢,一點心思,都寄托在這日曜真源煉陣上面。突然冒出你這么個人物,又能重啟周穆王留下的七曜大陣,我還能不知道你的身份?而且我和華翔當年那么好的關系,你們破空之人身上的味道,聞一下就知道了,還能瞞住誰?老實告訴你,云臺宗遣我而來,就是想我回一句話,你到底是可用的羅睺久矣在戎岐之西經營的助力,還是另外一個羅睺折騰出來的破空之人!”

    徐樂輕輕道:“我要是破空之人云臺宗會怎么樣?”

    宰父淳仍然冷笑,一擺手道:“除之而后快。大周崩潰之后,東華只是東華人的地方,只是云臺宗掌控的地方,再不需要一個氣運獨強的破空之人,來將這大局改變!不過你放心,只要我說了將你這個秘密掩藏住,云臺宗就不會有人再追查下去!”

    徐樂板著臉又追問了一句:“羅睺希望來一個破空之人,逆天改運,重興大周。云臺宗看到每一個破空之人都要除之而后快。那么計都一方,又是什么樣的打算?”

    宰父淳輕輕嘆息一聲,語聲悠長:“計都從摩刃手中發展壯大之后,都是一群瘋子。十三王子之亂,若不是摩刃暗中支持這些王子發展壯大,如何能有這一場禍亂全東華的戰事?摩刃終究還和穆王有點情分,最終收手。可計都從此也就失去控制了…………

    …………他們和羅睺和云臺宗都不一樣,他們只覺得東華太小,他們只覺得為什么只有東華被一個又一個的破空之人攪動?他們還想要破空之人所來的那個世界!幾百年來,云臺宗一方面壓著羅睺這點可憐的復國夢想。一邊和計都之人爭斗。直到計都終于等來了姚烈這個瘋子霸者…………”

    還有幾句話,給宰父淳藏在了心底。

    幾百年來。云臺宗雖然固步自封,自高自大。可是云臺宗仍然維持住了東華大體的平靜。可是在幾百年之后,隨著云臺宗自己的日漸腐朽崩壞,這東華局勢,已經不是云臺宗能壓下的了。計都這個藏在暗處的龐大勢力,與姚烈這個瘋子的結合。甚至已經危及到了云臺宗的生存!

    可惜圣山之上那些人,仍然自高自大。宗主也常年閉關不出,放手不理事。而少宗主年少氣盛。目空一切。仿佛云臺宗還是當年的龐然大物!

    只有十五年前在熔京之亂當中真正打了幾場苦戰的,以自己為首的云臺宗寥寥數人,才明白現在的危局。強趙崛起,也許就是云臺宗滅亡的開始!

    所以在宰父淳的竭力奔走下,云臺宗才勉為其難的接納了羅睺殘部與之效力——其中還有少宗主的部分原因。在得知羅睺國師也許又經營出一個新的破空之人以后,宰父淳才馬上就帶上羅睺國師,來與徐樂這股勢力聯絡——當然打著的是聯絡羅睺在秦國布下的棋子勢力的旗號。

    可笑這個從來都將破空之人視為東華最大威脅的云臺宗。在幾百年之后,已經墮落到了只有自己這寥寥幾個人才關心能開啟雙鷹關七曜大陣的人到底是不是新的破空之人!

    云臺宗上下,已經糊涂朽裂到了這般程度。讓宰父淳這寥寥幾個清醒的人,才不得不想到借重破空之人的超強氣運,看能不能挽回強趙與計都聯合之下的空前危局!

    宰父淳在那兒暗自郁郁。而徐樂卻在心底喘了一口大氣。

    原因無他,來到東華這么久。徐樂終于有豁然開朗的感覺。終于將東華大局的脈絡摸清楚了。終于明白了自己作為一個破空之人,身處一個什么樣的地位當中!

    云臺宗所代表的大魏,是東華大周崩潰之后的主導者。拒絕一切改變現狀的舉動。不管是破空之人的出現,還是強趙與計都聯合之后形成的龐大威脅。

    羅睺,是一幫想借助大周遺澤日曜真源。恢復以前榮光的遺老遺少。

    至于強趙和計都,是新生勢力。挑戰著云臺宗主導的東華格局。計都則純粹就是瘋子,他們同樣也想掌握著日曜真源,但是他們所求和羅睺正是相反。羅睺是要將破空之人拉來東華,復興大周。而計都則是想將破空之人所在的世界,也變成東華一般的地方,是他們計都的游樂場!

    至于其他國家,則在大局中隨波逐流。齊國是專心金融,專心賺錢,在任何時候只要依附強者就足夠了。韓國已經名存實亡,現在還被魏國軍管著。燕國則是獸蠻人歸化而來,東華治亂,和這些獸蠻人關系不大,說不定還盼著越亂越好,獸蠻大軍,就可以一展他們當年無數次威脅東華腹地的威風。

    至于秦國,已經將自己弄殘了。秦國國侯所掌握的力量,已經衰微得提不上筷子。國侯一脈,拼命找著能茍延殘喘下去的任何可能,甚至嫣侯女都找上了自己這個暴發戶,想要聯姻的方式將自己這股并不算得多強大的勢力收為己用,然后等待著將來東華驚濤駭浪的到來。

    而秦國兩大實力派,河陽君已經早就是趙國的助力。而史家其實也只是靠著史烏居的超強實力和領導魅力在苦苦支撐,竭力撐著秦國作為一個國家的場面。至于咸城南宮家之類的勢力,徐樂可以拍胸脯擔保,秦國崩潰滅亡了,南宮家老狐貍連眉毛都不會皺一下。

    還有一個楚國,則是僻處南澤,久矣與東華腹地斷了交通聯絡。甚至有人懷疑,藏在茫茫南澤深處的楚國,是不是到底還存在著。

    任何時候,做出決斷,都需要足夠的情報支撐。徐樂現在從一個死大學生已經初步變為東華的一個上位者存在。要為自己的兄弟,為自己的愛人,為自己手下效力之人負責。

    更要為自己回到原來世界,重見父母而拼命努力。

    在即將到來的亂局之前,自己必須要做出依附與哪一方的決斷!什么憑借雙鷹關自立自強之類的。簡直就是廢話。勉強而僥幸的打贏了柔然三大王帳聯軍,徐樂還沒自高自大到那一步。

    這些時日。徐樂一直在搜集著相關資訊,了解情報。作為一個才來到東華世界沒有多長時間的人,面對著已經有了數千年傳承的東華世界,有的時候各種資訊情報實在有讓自己無從下手分析,最后做出決斷的感覺。

    今日這一趟,總算是沒來錯。雖然有各種被人利用被人當頂在最前面炮灰的感覺。可是總算是弄清了東華即將到來的動蕩大局到底是怎么回事。

    強趙和計都聯合的勢力,只能是自己的敵人。自己決不能落在強趙和計都手中。想到讓計都那幫瘋子能掌握日曜真源在地球和東華之間來去自如,徐樂就覺得頭皮發麻。自己可不能當地球奸的說!

    既然這樣。只能站在云臺宗和羅睺一方,頂在第一線對付強趙和計都聯合的這股龐大勢力了。真是想想都覺得任務艱巨。

    自己現在所擁有的實力,還遠遠不夠!

    帳幕當中,安安靜靜,徐樂與宰父淳一時間都在想著自己的心事。兩根煙卷,慢慢燒到了盡頭。

    最后還是徐樂咳嗽一聲,攤攤手道:“給你三句話說服我。你真說服我了。好,我給你們云臺宗賣命。這趟跑過來,肯定是要我做什么的——你說吧!”

    宰父淳哦了一聲,仿佛還在自己思緒里面也似。頓了一下才展顏一笑,將煙頭在一個水晶煙灰缸里面擰熄了,兩根有點黃的手指頭點點徐樂:“你小子。非要我把這些話說得這么明白才聽話,大家互相會心有什么不好?說實在的,華翔是你的前輩,我和華翔交好,你也得叫我一聲叔叔才是。一點也不敬老尊賢!”

    徐樂撇撇嘴。這宰父淳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和穿越前輩華翔打交道久了,說話做事的風格真是東華味道甚淡。地球味道甚濃。弄得自己還真有點不習慣。

    宰父淳似乎煙癮不小,才掐了又摸出煙盒叼上一根,還給徐樂讓煙這次徐樂卻堅決擋了。

    “要你做的事情,其實不就是你現在做的么?獨立雙鷹關,擋住強趙南下之途。讓他們不能從西絕關涌入戎岐以東!也只要你做這些而已,至于東華腹地北面燕侯那兒,自然就是云臺宗自己料理,犯不著用你這點可憐的力量。”

    徐樂頓時打蛇隨棍上,七情上臉哭窮叫苦,一副求教授在分數上抬抬手的模樣:“你也知道我這點力量可憐啊!對著這么個強趙,這個計都。我就一座雙鷹關!除了一座時靈時不靈的七曜大陣,剩下就是一幫山民,空蕩蕩的倉庫。要人沒人,要錢沒錢!要是擋不久,你可別怪我!”

    宰父淳冷哼一聲:“要支援,我從大梁明堂調數百術者來,你敢要么?”

    這句話打中了徐樂七寸,雖然宰父淳信誓旦旦的保證,他不會將徐樂破空之人的身份吐露出來。可徐樂怎么敢將自己的安危寄托在宰父淳一個人的保證上?

    云臺宗可也是破空之人的死敵!

    幾百云臺宗術者過來,突然翻臉接收了整個雙鷹關,然后將自己這幫人捆起來,剁吧剁吧做了包子餡兒。自己找誰哭去?

    哪怕就是現在,徐樂也是繃著全身真元,隨時準備大打出手,從這個云臺宗的營地殺出去!

    宰父淳在煙霧中瞇著眼睛看徐樂不說話了,一副冷笑模樣。

    其實宰父淳也無法調幾百術者到雙鷹關去。雖然他是大梁明堂副大祭酒,位高權重。可他一向清高,并不是在魏國有實封的實力派。算是云臺宗這個宗教政治實體中走技術官僚路線一路爬上來的。沒有實封,就沒有私兵,沒有自己封地中豢養的術者。大梁明堂數千術者,都尊他為師。可調這些出身名門的術者來鳥不拉屎的秦國雙鷹關效力苦戰,他如何能有這么大的本事?

    這一趟帶著幾十個心腹學生走一趟巴蛇小道來與徐樂會面,已經是讓這些一向養尊處優的術者們叫苦連天了。

    徐樂沉默少頃,臉色又苦了下來:“那其他的總得支援一些吧?”

    宰父淳擺擺手:“錢糧兵甲。可以給你一點。但你也不要指望有多少…………你身邊就有好大的金山,不抓緊時間去統合這些力量在手中。卻跟我討價還價。破空之人,什么時候這般沒出息了?”

    徐樂臉色微微沉了下來:“好大的金山?”

    自己已經隱隱猜到,這位宰父淳大祭酒要說什么。

    怎么從嫣侯女到羅睺國師,再到宰父淳,人人都在慫恿自己對河陽君趕緊動手?

    自己雖然和柔然三大王帳狠狠打了一仗,可畢竟和強趙還沒有完全撕破臉。對方的注意力也沒有落在自己身上。

    根據自己所知,強趙殺入東華腹地的道路有兩條。一條就是打破雙鷹關,席卷整個秦國。然后直逼西絕關之前。過了西絕關,便是一馬平川的東華腹地,直面占據著東華最肥沃最膏腴所在的魏國。

    另外一條路,便是直接向西,在茫茫草原上席卷燕侯之國,收獸蠻人為己用。然后轉而向南,殺向東華腹地。

    還有巴蛇小道這種山間蜿蜒曲折的道路。并不能支撐大軍的運轉。

    強趙到底將主力放在哪條路上,這是說不準的事情。不過相對而言,秦國之中,還有河陽君在,說不定強趙還打著用河陽君這個棋子掌握整個秦國的主意,并不會將主力放在這一路。可是自己要是狗屎運爆發。真的將河陽君勢力擊垮了。說不定趙人注意力就完全轉向了自己,要先將雙鷹關毀滅而后快!

    為人所用,果然不是一件輕松容易的事情。真的是被別人當成犧牲品在使用啊!

    宰父淳打的主意,正是這個。將強趙主力轉向秦國方向,走西絕關一路。

    西絕關天險。絕不在雙鷹關之下。而且西絕關的守備力量,可不是徐樂這點可憐力量所能比擬!在那兒與趙人強者還有無盡大軍會戰。也算是有了相當依托。

    而強趙走燕侯之國這一路,是云臺宗最為擔心的。燕侯之國那些獸蠻人,唯力是視。要是被強趙壓服,茫茫草原數百部落組成的燕侯之國與強趙河流。則云臺宗真是贏的機會渺茫。東華腹地,又要遭遇一場不下于十三王子之亂的浩劫!

    按照常理而言,不管怎么樣,趙人主攻方向,應該是燕侯之國一路。可是也許憑借破空之人的超強氣運,能改變這場浩劫的命運?

    聰明練達如宰父淳這等人物,居然也將希望寄托在了這點虛無縹緲的事情上面。

    可笑圣山之人,仍然不將如此危機當一回事。居然還在商議少宗主大婚之事的禮儀流程。更可笑的是,這禮儀流程的商議,也許就要耗費這些圣山之上老不死一兩年的時間!

    在各自心中,徐樂與宰父淳不約而同的沉重長嘆了一口氣。

    宰父淳強打精神,仍然一副老師的派頭夾著煙卷兒點著徐樂:“河陽君為強趙內應,作用數十萬子民,更有金礦銀山,更有四海商社為其奔走。河陽君那點武力,比起史家都是不如。不過憑借著強趙為后盾,才在秦國內無人敢于招惹。你與史家關系聽聞甚是不錯。史家家主史烏居,更是我在秦國難得看得上的唯一一個強者。為何不聯手史家,將河陽君勢力收入掌中?然后再挾此威勢,回轉岐陽,將秦侯這點僅存的殘破勢力也統和在手中!然后背靠秦國一國之力,再憑借雙鷹關天險,還有那什么穆王七曜大陣,如何不能在強趙面前支撐下來?你真的要我手把手的教你么?虧你還是破空之人!”

    徐樂面沉如水,淡淡道:“你真信我這點實力,能摧破河陽君,更能掌握這個傳承數百年的秦侯一脈?”

    宰父淳冷笑一聲:“因為你是破空之人。”

    徐樂無語。

    宰父淳仍然在冷笑,又加了一句:“你也沒得選擇。順便再告訴你,當年那窮兵黷武,最后兵敗千海原的秦侯,對日曜真源也不是沒有想法,據說當時就劫了一個華翔的女兒在軍中,也不知道下落如何了。要是秦國還有以前實力,那秦侯不早早亡于千海原,你這破空之人出現在秦國,還能安穩的活到現在?”

    原來史瑤的來歷在這兒?史家老頭子嘴可真夠緊的!什么從柔然人手中得來,都是假的吧?虧他能將史烏居都瞞住了!

    徐樂煩躁的胡思亂想著。

    不過自己也知道,自己沒得選擇。

    而壯大實力,也是自己渴求的事情。所有人都靠不住,在這東華,只有掌握在手中的實力,才是自己能活著回家的最大依靠!

    也許自己這破空之人,真的有改變東華氣運的天賦技能。自己出現在秦國,而這場大變局的開端,也就是在秦國!

    這場談判,到現在為止,也該落幕了。

    從今開始,就是一連串的血火廝殺。( 七曜 http://www.joqttw.live/0_675/ 移動版閱讀m.wanshuk.com )
河南快赢481软件下载